游戏名称:万王之王3
英文名称:King of kings 3
游戏类型:角色扮演
游戏特征:3D魔幻网游
开发公司:巨人网络
运营公司:巨人网络
官方网站:点击进入
官方论坛:点击进入
目前状况:技术性封测
客服电话:021-61205656
专区编辑:Яもゼ龙
职业技能
职业综述     基础职业详细描述     一转职业详细描述     二转职业详细描述     基础、一转职业技能列表
《万王之王三》二转职业介绍

  总共有27种职业,相关介绍如下:

  一、 战士系二转职业

  共有九种职业,相关介绍如下:

  战将

  他常常在黑夜中被自己的饮泣惊醒,因为梦见了太多的血腥和尸体。自从从战神那里获得了神圣的眷顾以后,他的心常常变得过度柔软,根本不像以前的他。「我是嗜血的啊 !! 」他常常这样想,但是每次在战争之后,他总是要花许多时间才能稳定心情。「我知道生命是可贵的,毁灭他只是希望他少受点苦吧。」他笑笑。见多了人类的战争的他,只想找个好国家把战争都弭平。「虽然这种事又笨又蠢,但总要有人来作,要停止战争还是免不了靠战争吧。」

  受到了神圣力量的保护,他变成一个攻守俱佳的超级战士。天生的硬皮可以完全抵挡一般武器和法术的攻击,对于斧类武器的喜爱使得他的双手都能自在地使用各种斧头,并且还超过一般人对斧头的认识。他的狂暴攻击的威力大幅增强,同时被战神赋与不死狂暴和多重残像的技能,凡是见过他发威的人都知道,跟他对决绝对不可能全身而退。

  狂魔

  「他疯了 !! 」认识他的人都这样说。从一大堆指控和描述中,许多人都认为他已经丧失了人性,变成一个恶魔。「是这样没错啊 !! 」如果你这样问他,他也会这样笑着回答。「我喜欢血腥的气味,我喜欢撕裂肌肉的感觉,所以我喜欢用各种东西肢解我的对手,包括牙齿。」他歇斯底里的笑着,让你也开始不觉得他像个人了。「简直就是恶魔 !!」你心里想着。

  为了追求无止境的战斗快感,狂暴的战士最后走火入魔,终于不再从狂暴的姿态转回正常状态了。一直维持着狂暴状态的战士彻底的黑暗化,失控的巨大的外表越来越像恶魔,最后只懂得毫无意义的战斗。悲哀吗 ?? 这或许是他自己的选择。只有哪一天从战斗中倒下来,他才会短暂地忆起当一个人类的脆弱与甜蜜吧。

  斗狂

  他最喜欢听的声音是自己的喘息声,因为他最喜欢战斗的时刻。胜败对他来说已经不怎么重要了,重要的是打得过不过瘾。他没有什么所谓的敌人,他认为每个值得跟他对打的人都是他的好朋友,「就是看得起你才找你打,太弱我就不找你打了。」他总是很理直气壮,这点,让他那群所谓的「朋友」们很无奈。

  他从没想到要借着谁的力量变得更强,他只是喜欢打架。这种个性使得他终于放弃了碍手碍脚的武器和装备,空手光身跳进战场中,把目瞪口呆的敌人们打得丢盔卸甲。不拿武器的他比拿了武器更可怕,不穿装备的他比穿上装备更耐打,因为他找到了他所谓的「斗气」,这种从心性修练转化来的实质力量是他最可怕的武器,只要心灵有一丝空隙,斗气便无从聚集,所以,他总是把自己置之死地。事实证明,愚笨的他最聪明。

  圣斗士

  「我相信世间一定有我可以舍身护卫的真理 !」他总是这样坚持着,很多人嘲笑他,他只报以微笑。路边的摇曳的小花和卖早餐的善良小贩,都有他们生命的价值啊,「正义不只是有钱人类的专利而已」。他又一次地拿起他的剑和盾牌,决定更加努力地在神圣的道路上修练,心中的神圣力量是他最强大的武器,一次又一次地他自言自语着 :「我知道我要为什么而战,我坚持 !!」

  一个坚持正义之路的战士更加坚定他的意念后,他得到了更强大的神圣力量,他的破魔法术无人能比,具有天生的对抗邪恶侵袭的护体圣光使他成为一个伟大的正义斗士,「随时使自己能够帮助别人,随时使自己能够为正义而战」这是他的信条,或许他的战力不是最强的,但是他绵绵不绝的持续力将可以让他在最强的敌人手中存活。

  诗人

  他拨了拨琴弦,随便地唱了几个音,显得十分悠闲自在,「正义和邪恶 ?我不懂 !!」他笑着说,「要听听伟大的凯尔之序曲吗 ? 要听听牧人的守夜之歌吗 ?」他玩弄着琴弦,轻轻地拨弄着,琴弦发出几声吃吃的笑声,就像是活泼的少女一样。说着他又拿出了一把短弓,「看看我新做的玩具 !」他的手指在弓弦上按着弹着,短弓的弦发出悠然的筝筝之声。他对你笑了笑,背起了他的各种乐器,挥了挥手。「我喜欢唱歌和旅行,没钱花了就去赚,正义又不能吃又不能弹,管那种东西做什么 ?」

  一个不想再用各种无聊理由屠杀生命的战士最后选择了旅行和音乐做他一生的友伴,他放弃了魔法和武器,最后却在音乐的国度找到真理,血腥的杀戮还是比不上音乐有趣吧,不过可别小看他,虽然他的肉搏能力已经大不如前,可是你不能忽略音乐的魔力啊 !! 那可是会震动你的心弦而发出不可理解的力量的。他最喜欢的武器是弓,原因是他可以一边打猎一边唱歌,也可以一边唱歌一边打猎,生命对他来说,不过是悠闲而已。

  杀手

  他又一次从梦中醒来,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的笑脸像毒蛇的眼睛一样毫无感情,「世间的正义只是金钱和权力吧 !」他迷迷糊糊地想着笑着。今天他又一次无声地从敌人的背后给了敌人致命一击,那喷出来的黑血和所谓的正义之士的鄙视的眼光模糊了他的视线,「我为善良而邪恶,我为邪恶而正义」他不禁哈哈大笑。

  一个流浪四方扶贫济弱的战士突然领悟了正义的虚伪,从心灵的深处发出的迷乱使他放弃了世俗的正义,而去追求战斗的真理。放弃了长久以来奉行不逾的神圣力量,他变成了一个只求胜利的战斗机器,他从邪恶的对手处学到了暗杀与潜行的技巧,并且成功地运用在战斗中。他虽然不愿再使用神圣力量,但是在明白了神圣与邪恶只是如同光与影的一体以后,他将原有的能力转化成自己的一套魔法。善恶对现在的他已经无关紧要了,那只是让常人低头的把戏而已。

  圣骑士

  「我永远记得哈玛赋予我的荣光 !!」他拍拍他的神圣独角兽,微笑地告诉别人。拥有跟圣兽沟通的能力的他是最强的骑士,他和他的伙伴不惧世间所有的邪恶,而且,他确实会让邪恶伤透脑筋。「哈玛让我有召唤他的圣兽的能力是希望我能为世间除灭妖魔。」他非常引以为傲的说。确实,与其面对一个有天生神圣力量庇护的骑士,邪恶的一方宁愿选择逃亡。

  通过了哈玛的测试,勇敢的骑士决定要效忠神圣的一方,哈玛的酬谢是他的野生动物园 -- 一个充满各种圣兽的天堂,骑士可以选择他的伙伴,不论是神圣加持的白马,还是美丽闪耀的独角兽,都是骑士们梦寐以求的好伙伴。骑上神圣座骑的骑士的矛类武器将会有额外的加成,而天生的神圣力量,更会随时为他增强防御和法术抗力,据说,一个选对座骑的神圣骑士在面对邪恶敌人时,会使得所有的邪恶力量完全失效。

  龙骑士

  「哎呀 ... 我真是可怜啊 !!」这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话。抚摸着他的伙 伴 -- 一头半大不小的幼龙,他还要花好久的功夫才能教会它所有它该知道的 事,然后还要花更多时间让它了解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当初真不该和它立 这个约的。」他常常这样想,但是,世间能担任育龙任务的骑士真的是没有几 个啊,这是多么光荣的任务啊 !!「你来做做看啊 !!」他常常对劝他的朋友咆 哮,「照顾这头白痴龙真不是人干的活 !!」他愤愤地骂着他的伙伴,可是它 却对他摇摇尾巴,喷出一蓬火焰。「哇 ~~~ 救火啊 ~~~ 」

  满怀希望的骑士自愿担任育龙使的任务,来守护世间所剩无几的圣物 -- 黄金龙的成长,而且没有任何代价。虽然这是个光荣,但是付出的代价也未免 太大了 !! 担任龙骑士除了要负责自费喂饱食量非凡的龙宝宝外,还要教它各 种生活技能,更糟糕的是,尽管成年后的黄金龙雍容华贵又拥有绝顶智慧,但 是四百岁以下的幼生体却跟人类三岁以下的幼儿情况类似,不只没有理性,还 充满好奇心,加上非常热爱活动 ... 嗯 ... 你能想象龙骑士的生活吗 ??

  暗骑士

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他的容颜总是隐藏在黑暗的覆面头盔底下。暗骑士和他的可怕座骑出现的地方,没有人能不战栗惊怖,而他总是无言,直到他的剑光一闪,每次总会有人倒下,「暗骑士是死亡的象征啊。」众人渐渐接受了这种臆测。不过,也有人宣称曾经见过暗骑士对他敌人的尸体行礼,并且为他安息的灵魂喃喃祝祷,但是谁能相信刽子手的刀会流泪 ?? 谁又听过刽子手的刀发出的悲鸣 ?? 谜样的暗骑士,带来的不过是死亡而已。

  暗骑士的能力是个谜,只知道在他几次如疾风骤雨般的攻击行动中,他从没有失手过。暗骑士没有特定的座骑,黑马、狮鹫兽甚至毒龙都曾经是他的座骑,据说有人曾经见过骑着骷髅龙的暗骑士,但是,这一切未曾留下过证据。

  暗骑士曾经使用过的武器有长剑和长枪,传说在最近一次暗杀了埃布尔里亚青蜂军军团长梅洛可的行动中,暗骑士甚至使用了超过一人长的双手巨剑,在凌空飞斩的一瞬间,将以身法迅捷、矫健多变著称当世的梅洛可一刀两断,不过,皇家禁卫军从来不曾承认此事。暗骑士,只是好事者对他的称号而已,真正的他,到目前还是个谜。

  二、 法师系二转职业

  共有九种职业,相关介绍如下:

  剑圣

  他对剑道的执着,已经到了天人合一的地步了,但他仍然在追求至道的路途上规行矩步。『路途遥远艰辛,但既身为凡人,只盼望在有生之年多看到一些真理。』他谦虚地道。尽管他的成就在众人眼中已经无人能及,但这并不是他的目标。『剑道乃至道,修剑先修心。』他依旧孜孜不倦。或许就是这样的严谨,为他赢得了剑中之圣的美誉。

  一个修习剑术的法师,体会了法术与剑术的共通之处,体会了杀人与活人的契合之理,他开始了至圣的追求之路,这种精神的修练所带给他的不仅是法力的精进,更同时让他掌握了剑术和精神之道,让他由内到外都变得无懈可击,身为剑圣的他也许并不能杀人盈野,但他的至圣之气,却使得他轻易地折服任何强大的敌人。

  大剑师

  任何人看见他的第一眼,都不觉得他有什么特殊,『就像个学者或是贵族吧!!』大家都这么认为,『这样不是很好吗 ??』他淡淡地笑着,认识他的人都很难想象,像他这样一个伟大的人物,居然会这般恬淡。『世间所有在发生的事,都有他们的因果,我不想以一己私心,来论断是非善恶。』他微笑摇头,继续做着他手边的一些琐碎工作,『通晓了剑术的道理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也只不过是个凡人,只想品尝我身为凡人的乐趣。』他退步了吗 ?? 相反的,他已经完全掌握了剑术的至理,在面临抉择的瞬间,他选择了忠于自己,看穿了漩涡般的世情,跳脱出善恶的格局,什么使他突破剑士的范畴,成为这样的一个伟大剑师 ?? 靠的恐怕就是这份冷静吧。

  一个特级剑手突然退隐了,变得出奇的平淡恬退,在他的身上,再也感受不到一丝魔法气息,但是,他的剑术却超脱常理,进入了一种无法言喻的状态。不再有法力的大剑师确实不能再施法了,但是他的剑气却更加来去无踪而冷冽致命,超脱了法力的限制之后,反而可以将剑的威力发挥到极致,更提升了对法术的抗斥力,以意御剑的大剑师光凭一柄凡铁就能随兴挥洒出超越魔法的激情,勇于割舍的神奇,确实无以言喻。在将魔法、精灵和是非善恶抛到脑后之后,身边只剩爱剑相伴的大剑师,微笑地步入人世的重山峻岭,欢喜归隐去也。

  剑魔

  经过了长久的努力,他终于达成他的梦想 – 可以随时地『与精灵共舞』,这代表了他掌握了魔剑的精要与力量。透过培养与自己相契合的魔剑,他可以了解并真正控制自己的魔剑,『了解他才能驾驭他』他洒脱地笑着,每当有人问起『与精灵共舞的感觉是什么 ??』他总是眨眨眼睛,『你要自己试过了才知道!!』他邪恶地笑着。

  终日与魔剑为伍的法师终于发现了控制魔剑精灵的方法,透过与本身灵性的结合,他可以自由地引发精灵的狂舞,再配合自己全心全灵的共鸣,激荡出更放荡洒脱的『超级狂舞』,这种精灵与法师的共鸣释放出了力量极度庞大、狂乱而无法抑制,经常连施法者本身也无法控制,虽然施法者因为共舞而不会受到精灵伤害,但是他的敌人就不是那么轻松了,施法者与精灵共舞确实可以得到精神上的快慰,但是对其他人来说,这却是一场混乱而危险的疯狂舞会。

  灵能者

  「唉 !! 我又感受到 ...」他一直非常困扰,当一个人能不由自主地察觉到别人的想法 -- 也将是精神力量的运作方式,他真的会每天都有身在杀戮战场的感觉。「唉 ... 人心黑暗啊 ... 」他常常私下感叹着。「但是,教化这些人心,让大家远离黑暗的角落不也是我应该作的事吗 ?? 」他摇头苦笑,人心正是因为多变而可贵,身为一个灵能者是不能去干扰别人的思想的,只好希望大家善良的时候比邪恶的时候多了。

  专注于心灵能力修养的咒术师终于拥有了更深入的能力,他能不自主地察觉对方的精神力量,并且能在瞬间明了对方精神上的弱点。灵能者是一群非常温和的族群,他们通常从事人们精神方面的安抚,如算命和解梦之类的工作,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不擅长战斗。相反的,灵能者是相当可怕的精神系魔法使用者,而且有强大的镇邪和驱邪能力。据了解,只要是有智慧的类人生物都没有办法抵御精神系魔法的攻击。

  操魔师

  「我的伙伴是最可靠的一群。」他一直引以为傲。事实也却是如此,他一直和他那群朋友处得不错,不过也因此失去了不少朋友,因为没有人愿意跟一群尸体打交道。「他们会完全服从你,不会跟你有不同的意见,在你有危险的时候一定尽全力帮你。绝对不会丢下你逃跑,这种伙伴哪里找 ?? 」也许吧 !! 拿死人跟活人比,这是操魔师的职业病。

  一个长期对生死问题有兴趣的咒术师突然发现了操纵尸体的方法,这可不是复活,而是保证活了以后还能听你的话,这对没什么战力的咒术师而言,是再有趣不过的事了。操魔师不仅能够将死尸转变成护卫,同时由于他们对于生命能量转换过程的了解,所以更发展出各种夺取生命能量的方法,他们能将敌人的能量吸取并加以应用,而不只是伤害敌人而已。不过,由于生命能量的转移极其耗时,咒文与法术也很繁复,所以他们才习惯上使用吸光了生命能量的僵尸来作护卫。操魔师是一群损人利己的人吗 ?? 他们只是在回收一些即将浪费的生命能源而已。

  妖术士

  自从效忠了邪恶之后,他每日就与妖魔为伍。「明白了邪恶是什么以后,还怕邪恶做什么 ?? 」他笑着。「我的责任就是研究,谁能帮我解出魔法的力量之源,我就帮谁工作。」他阴沉地耸耸肩,「强大的法术才是有用的法术啊,管他用到了那一边的能量 ?? 善良和邪恶跟我无关,我只喜欢我的研究。」。

  善良跟邪恶哪个比较重要 ?? 对一个妖术士而言,谁的力量大谁就有生存之道。

  沉迷于魔法研究的咒术师在魔力之源的引领下,渐渐地突破了善恶的分界,而将他的研究范围扩大到了邪恶的边际。他狂乱而带有邪恶气息的魔法让众人将他视为妖异,但这并不会影响他的狂热。在获得邪恶力量的支持后,他将原本稳定的咒术跟变幻难测的邪恶力量结合,形成一种他称之为妖术的新魔法,藉由妖术直接汲引魔力之源的帮助,他可以一面的恣意施法,一面补充自己的体力和法力,这种难以置信的能力让他成为最难缠的敌手。就如同那些高手们私下的谣传 :「跟一个妖术士对上,不是战死就是累死。」

  战巫

  他冷眼凝视着刚刚平静下来的战场,血肉和着灰烟正静静地沈淀着,那是他的杰作,他有点心痛,但是他从不会后悔。「伸张正义总要付出代价的,不是吗 ?? 」他对付邪恶敌人的时候绝不会手软,「但是如果对手是人类呢 ??」邪恶的人类也必需从这个世界清除吧 ... 「这是我神圣的使命啊 !!」

  他是最注重时效的战斗型法师,一个可怕的杀人者,他是战争的主导,也是让敌人丧胆的对象。战巫可怕的能力来自于他不可思议的同时施法能力,他彻底颠覆了所有法师的施法方式,利用他自己的方法,他可以做到同时施法和使用法器,用最短的时间发出最多的法术,造成最可怕的效果。所有面对他的敌人都知道,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取他的命,剩下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逃走了。

大法师

  「知道了 !! 知道了 !! 」他披着一头乱发,像一个疯子似的赤着脚在黑暗的街道上跳跃奔跑着,没有人可以分享他的狂喜,但是他还是在星空下尽情欢呼,快乐的如同一个小孩。通过长久的努力和折磨,他终于可以解读古代留下来的经卷,通晓了正义与邪恶的起源。「那真是没有意义,不值得我忙这么久。」他大笑着,可是却一点也没有被骗的感觉,因为古代留传下来的知识是值得惊叹的,他知道他将会花更多的时间去重新发现更多的古代惊奇。「光明与黑暗 ?? 留给喜欢的人去玩吧。」

  终于破解了古代咒语意义的法师获得了不可思议的进展,智慧的提升和法力的增强使得他了解善恶的分际就如同光与影般的不可分割。借着解读古代智慧的经典,他重新发现了古代咒语系法术,他知道,其中让他获益最多的将是通晓时间轨迹的密法,时间的密法将会带给每一个知晓时间流动的轨迹的人更多时间中的时间,如果他能善加利用的话,那将是最可怕的武器。

  巫妖

  「我的身体大概是彻底的完了吧」,他想,凝视着想象中干枯的手指。他不自主的发出妖异的颤抖。舔舔嘴唇,发现还可以感觉到唇角的柔软和冰寒,他满意地笑笑,玩弄着手指上的电弧火花,「这个虚弱的躯体算什么 ?? 再让我选一次的话,我的决定还是不会改变的。」

  为了追求终极的力量,认真的巫术士终于决定跟随黑暗的力量,以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和永生不死的权力 -- 因为没有了活生生的躯体了。他放弃了血肉的痛楚和脆弱的感情,换来了不老不死的灵魂,但是,严格的黑暗考验却永远地跟随着他,让他只能躲藏在斗篷和黑暗底下。不过,他是黑暗中最可怕的梦魇,他的黑暗法力可以粉碎一切,对一个追求力量的黑暗灵魂而言,这一切都已经足够了。

  三、 牧师系二转职业  

  共有九种职业,相关介绍如下:

  圣者

  结束了他的冥思后,他习惯性地在胸口画出一道圣印,「愿神圣的慈光永远将我的邪恶之心封印」他喃喃地道。在经历了真正的善恶之刃的试练以后,他变得谨慎而且小心翼翼。「生死之间极可畏也 !」他不断地提醒自己,在人心的善恶之道行走,唯一不使自己后悔的方法,就是封印一切邪念吧。「圣者啊 ~~~」每当崇拜他的人民们对他礼拜的时候,他的心中都会泛起奇异的感觉,「就是情愿舍弃自己,挺身而出为天下众生向邪魔宣战的人吧 !」,而这场战争,最大的对手恐怕是 -- 自己 ...

  圣者 -- 一个活生生的传说,世间神圣的象征,所有神职人员的终极目标,但是却是一个人最沉重的负担。身为一个圣者,就等于宣布了与世间一切邪恶绝缘,用全心全力,来投入于神圣的行列。这个选择是伟大的,而神圣力量的回报也是非常庞大的,但是,圣者也拥有一颗在善恶交界处跳动的人心啊,一旦不能封印心中的邪恶力量,它的反扑将会如滔天巨浪般地把一个卑微的人类灵魂卷入无尽的黑暗深渊。

  智者

  他自教廷引退了,在他那段难以忘怀的修练之旅后,所有的朋友都不能理解,猜想他遭遇到某些不能言喻的挫折。『我只是想休息罢了,没什么事的 !』他向他的朋友们说道。然而,实际上,他却是在逃避一种束缚,来自僵化的价值观,来自毫无理由的二分法,来自世俗的善恶是非。『这个世界有的也不过是一片灰,谁知道黑的是白还是白的是黑 ?? 为了不随愚妄的世俗吶喊,我只好选择做个旁观者了。』听得懂他说些什么吗 ?? 也许只有聪明的人才听得懂。

  牧师从教廷的高位引退了,他拿起木杖,踏上了流浪的旅途。透过苦修与身体力行,他更能堪破世情了。虽然退出了教廷,但他对人们的关怀却没有稍减,济世救人的白魔法也不曾荒废,甚至精进成独特的光魔法,在众多医疗性魔法中,他的群体医疗和守护魔法的效果最好也最省力,但这并不是他的绝技,不到重要时刻,谁会相信一个牧师会施出黑暗魔法呢 ??

  邪魔

  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过生人了,最后一个见到他的活人在他的面前连滚带爬地抱头鼠窜而去,他认得那个人,那曾经是他的老朋友,一位庄严稳重的祭司。他低沉地笑笑,向身旁的护卫 -- 两只吸血鬼王招手,这对在悲哀的黑暗中称王的可怜灵魂向他挥爪咆哮,可是却又不敢违抗他的意志。「把那个人类 ...」他向着尖叫的方向微唅示意。「赶出去见你们最讨厌的阳光,要他 ...」他闭上眼睛,感受着王座扶手上传来的冰凉。「把他们不要的黑暗留给我们 !! 知道吗 ?」。他听着他的手下欢啸而去,尖叫声和哀号声瞬间传遍了他的领域,他皱皱眉,「人类的好奇心,总是害我不得安宁 !!」

  传说一个曾经是贤者的伟大牧师堕落了,他圣洁的神光变成漆黑的暗影,他亲切的笑语变成血腥的气息,在邪恶的纵容下,他统治着他的黑暗领域。曾经圣洁的他为了什么而堕落 ?? 永生不死的躯体吗 ?? 还是统治黑暗的邪恶魔力 ?? 无论如何,他总是获得了难以置信的能力,但是这是用什么代价换来的呢 ?? 背叛 ?? 唾弃 ?? 还是永恒的孤寂 ??

  法王

  他终于登上了这个宝座,得到了这个头衔,他踌躇满志,意气昂扬,面对着所有向他朝拜的徒众,他故做谦卑地弯腰致意。从此以后,世间所有的教徒都成为他的子民,而他,是所有迷羊的牧者,生命的此刻,是多么迷人啊。『这样就满足了吗 ?? 没有无尽的寿命,没有不老的身体,甚至还有人不奉号令。』他的心不由得燃烧了起来,刺痛而热切,他微笑而立,向他背后的影子立誓『我要行我的道,直到天涯海角。』

  众所瞩目的伟大牧师终于登上了教廷的最高位,迎接他的,不只是权力和尊贵,还有更大的力量和恐惧,他并不畏惧真相,只是做了选择。获得神的支持后,他的神力源源不绝,白魔法和神圣真言系咒文得心应手,施法的速度和强度更有提升,但这并不能彰显他的身分,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随时召唤出神圣护卫为他作战,毕竟,他的身分已经不适合经常亲自出手了。

  大祭司

  『夹在纷争的神灵之间的卑微人类该怎么自存 ??』他经常自问。虽然他已经是高位的祭司,该了解的事情,也都已经了解了,但是每当他用坚定的口吻跟他的追随者解说神人之道后,他总是有些心虚。『我知道我不崇拜我所崇拜的,我崇拜的没有人知道,但是我怎么能让别人了解 ?? 别人需要了解吗 ??』身为一个受到尊崇的祭司,挂羊头卖狗肉确是过分了些,但是若只是指鹿为马,应该就可以马马虎虎过得去吧。

  饱受困扰的祭司最后放弃了谁是正统的这种无聊想法,开始广泛的研究诸神的事迹,研究的结果出乎他自己的意外,也惹出了一些麻烦,在最后关头,他哈哈一笑,推翻了自己的辛苦成果,结果麻烦自然消失,荣衔依旧,生活照样无忧。他发现了什么 ?? 他做了什么 ?? 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依旧过得很好,白魔法也依旧灵光,虽然表面上他还是崇拜着主神,但实际上,他跟每个神都处得不错。这样有什么好处吗 ?? 『你需要谁的时候就找谁帮忙,这不是很方便吗 ??』他嘻嘻地笑着。

  妖祭司

  『在这个混乱的世界,要紧紧跟随我的神 !』身为异教崇拜者的她平静地说。她的眼光坚定,似乎能够穿透未来。『世界即将进入大毁灭,神只保护她的崇拜者。』她举起双手的法杖,向她的信徒指示神谕,『我代表神,我就是神,不跟随我的道路只有毁灭。』

  一个原本虔诚的祭司,突然发现世俗崇拜的虚空,在痛苦地挣开信仰的束缚之后,她发现了更宽广的世界。神的世界原本就如同人世一样纷扰啊,在严酷的考验下,唯有强者才能生存,就连身为神祇的灵魂也不能超脱这个规律吧。选择强者崇拜的她是真正臣服于她的主人座下,而不只是盲目地崇拜而已。当然,也获得了绝对的信赖和权力,处在附身状态底下的她就是神人,拥有主人全神全灵的她绝对是无人能挡的。

  主教

  身为一个教廷派驻在王室的主教,他经常陷入两难,既要完成教廷交付的使命,又要兼顾国家的利益,折冲两者之间,常让他感到疲惫。『我希望能尽可能造福最多的人,国家和教廷都是这样的环境。』穿着永远整齐严肃的他礼貌性的微笑着,『大部分的时候我都可以做得很好,这需要大家的配合。』他一面点头招呼几名政要,一面排开人群,从你的身边走过,留下你和你心里的疑惑『那少部份的时候呢 ?』

  牧师升任主教是一个荣誉,但主教也是累人的工作,负责王室与教廷联系的主教,除了信仰之外还要熟悉政治,在某些状况中,还要负责战争的事务,面对这些繁重的工作,没有适当能力是无法应付的。所以能成为主教,代表他的神力和战力都有了均衡的发展,真言系的咒文也有相当程度的了解,为了应付战争,他的大范围攻击和守护真言更是特别加强过。有了一个称职的主教,不管是在平时还是战时,都能为国家带来稳定的力量。

  长老

  他带领着这整个教区的人民,这件事情,总是让教廷很不舒服,因为他们指派的牧师,屡次被居民嘲弄驱逐,这让教廷很没面子。让他这样的一个异端统领这些人心,是会造成腐败的,但是尽管知道,却没有办法让他失去人民的信赖。『腐败的教廷谈腐败的人心 ??』他笑着,『说得再好听,还是得想办法让人民好好活下去的,不是吗 ?? 就让他们负责说,我们来把事情作好吧。』看来他会被敬重,不是没有道理的。

  放弃了在教廷的尊衔,一位牧师退出教廷,搬去与教区的人民同住,他不再在乎教廷的颜面如何,只在意实际能为人民改善多少生活,这样的个人行动,让教廷伤透脑筋,却也为人民找回了不少福利,人民的支持,是他最大的力量,他自己的权力、未来甚至声誉,他都不在意,『我已经不考虑未来了,现在不付出,我就不再有价值。』

  妖神

  他高举双手,向他的徒众打出祝福的手印,跪在地上的信众如水波般一阵骚动,发出欣喜的赞叹和欢呼。他与他的随扈缓缓从人群中行过,随手抚摸着任何一个他能触及的头颅和双手,慰藉任何一个俯首战栗的心灵。他了解这些可怜的生灵需要力量的支持,而不是教条的束缚,需要真正的奇迹,而不是创世的记载,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贴近心灵的神,一个活生生的神。『神就是我,我就是神,信我者有福了。』

  变幻的世界中有着失落的一群,但却没有能够真正亲手拯救他们的神,忧心的牧师凝聚了魔法和信仰的力量,毅然决然背离了传统和社会,幻化成为无所不能的新神灵,倡导新宗教,以适合迷失者的方式来安抚教化这群离群的羊。这样的做法是公然的背叛,为了拯救悬崖边缘的羊而与整个世界为敌,值得吗 ?? 但神奇的是,他似乎真的化身成神而无所不能了,神 ?? 真的会因为信仰而诞生吗 ??
关于eNet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加入eNet | 联系我们 | 建议/投诉 | 网站导航 | 加入收藏

网站合作、内容监督、商务咨询、投诉建议:010-65245588
合作建议:hezuo@mail.enet.com.cn
Copyright © 2000--2010 硅谷动力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证000088号

京ICP证000044号